早川奈美子

这里是早川 奈美子。
叫月牙姬,也称月牙君。
反转是cn。
请多多指教。
偶尔撸图,画风常变。
BG小战士+男你重度沉迷者,
最近中毒阴阳师+FGO+刀剑乱舞。

画在同学给我的同学录上一只超不走心的辉夜姬qwq

撸了雾切 

一开始想纪念一下雾切顺便放飞小高 然后昨天看了更新x

雾切活了Σ

我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x

花已经懒得画了 所以很潦草x

刚刚那个删了 因为发成了文字x

《price|代价》人设身份对照表

★有剧透倾向↓
★请务必看完正剧再看↓【虽然也不太可能有人看
★私设多多多
女王派:
世界的主管者/权利最大者:
晶晶•王女→女王(喜欢收割人民财产,暴政王爵,导致发生暴动。在恶龙遭到屠杀后变得愈加疯狂,因为害怕权位不保)

属于女王派的魔兽:
战龙皇•恶龙(人民都害怕的恶龙,十分听从女王的指令。每过七天就需要进食,所以每七天女王就会将它放出去觅食,大部分选择为小村庄/贫民区。已被勇者屠杀。)

女王派的两位大将:
虎煞天•将军(近卫军,女王爱将大部分责任交给他,军队总权在他手上。)
狂裂猩•将军(分支兵团总司令,并不讨女王喜欢。被女王下令杀害,已被虎煞天刺杀。)
(虎煞天军阶较高,狂裂猩军阶较低)

反女王派:
反女王派的勇士/六人起义军:
火雷霆•勇者(飞摩轮的好友。成熟稳重,在屠龙战后被飞摩轮救出。被女王通缉,却因伤势太重而逃离不远,被虎煞天杀害。)
急速锋•勇者(飞摩轮的好友。十分冲动。在屠龙战争中牺牲。)
逆风旋•勇者(飞摩轮的好友。开朗乐观。在屠龙战争中牺牲。)
破天冰•勇者(飞摩轮的好友。 高傲多疑。在屠龙战争中牺牲。)
绝地轰•勇者(飞摩轮的好友。温雅贤智。在屠龙战争中牺牲。)
力元霸•勇者(飞摩轮的好友。憨厚老实。在屠龙战争中牺牲。)

六位勇士的好友:
飞摩轮•占卜师(故事的主述者/主角,
半吊子式占卜师。每一次占卜都需要消耗生命,但结果十分精准。轮子所占卜到的内容不能说出去,也不能干涉,否则将付出代价。轮子也能看见干涉后的结果,但看不到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屠龙战后轮子四处游历,在某一天占卜到自己歇脚的村落中拥有一个能够扭转局势的人洛洛而保护洛洛。)

轮子占卜到的能够扭转局势之人:
洛洛•普通少年→后期将推翻晶晶之人

《price|代价》

*这里新人空/反转

*狗屁的超低质量文

*很渣

*很短

 *带有轮洛倾向 

*第三人称视角 

*算是BE 

The first chapter|初遇 

玫瑰红色发的男孩儿打开遮掩着酒馆内部的老旧木门。对于这些混乱不堪的酒馆,这种年龄段的孩子踏入这种肮脏的地方真的十分少见。要不是酒馆今日的来客少到可怜,不然他将成为引人瞩目的新星。 

可能是因为门太过古旧而导致生锈,声响大得可以刺穿耳膜。坐在吧台的旅行者被吓得一惊一乍,微微回头瞥了瞥男孩儿,昏暗无神的眼睛就像见到救世主一般充入生机。他用布满薄茧的右手向男孩儿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男孩儿一开始害怕极了,他颤抖的迈出脚步。双脚踏上破旧的木板时,嘎吱一声响吓得他有抬起了脚——他差点误以为自己会踩空而摔倒。他又抬起了头,坐在吧台边的旅者突然笑了起来。不是嘲讽,不是嬉笑。那是一种善意的微笑。 

男孩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踏进酒馆。他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走着,生怕再出现什么差错。但是他开始安心了,这位旅者并没有害他的意思。

 “那、那个,你、你好!” 

男孩儿尽力地爬上木椅,在坐稳之后害羞的说道。这是他尽力憋出的一句话。他真的是第一次与素未谋面的异乡人打招呼。他羞涩的低了低头,眼珠子微微向上看,与旅者四目相对。 

旅者很年轻,甚至谈不上真正的大人,与那些只会吹笛子的旅行者完全不同。他用麻布编织而成的斗篷遮掩着头顶,隐约露出宝蓝色的碎发,撇在脸颊前的夸张刘海,颜色却是牛奶一般的颜色,淡淡的遮掩着两条红色的发丝。

蓝绿色的双眸是透彻的,清澈的像一片绿洲里的清泉;但它又是浑浊的,就像被雾气打湿的宝石。 旅者微笑着,开口问到面前这个幼嫩的男孩儿。

“你叫什么?男孩儿。”

他笑得像只猫,笑起来狡黠而孤独。他将头靠在双臂里,侧着头看向男孩儿。 他的声音清澈极了,透亮而清晰——好听极了。他看起来年轻又帅气,五官精致而立体。就像那些古灵精怪的油画家笔下的人物,就像那些古板老沉的雕塑家手下的雕塑品。

 “男孩儿?”

 “哎!?啊....我,我叫Lolo。” 

他笑得更开心了,就像得到了奖励的小孩。他伸手揉了揉男孩儿的玫瑰色短发。缓缓的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

 “Lolo吗?终于啊。” 

“哎?”

 “啊,不,没有。Lolo是个好名字。” 

旅者摇了摇头,嘻嘻的笑起来。眼睛里溢出的宠溺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他又抬起了头,对男孩儿说道。 

“我啊,是一个流浪者。常年在流浪,在做一件事。” 

“什么事?” 

“一会儿再告诉你。”

 男孩儿鼓起了双颊,他对这个认识不到一钟头的异乡人已经失去了戒备。旅行者给他递了一杯早已准备好的果汁,歪着头问他说。 

“那么男孩儿,你来这儿做什么呢?你好像还只是个孩子。”

 “我才不是孩子!我就是要来告诉村里的大家我才不是小孩子的!你知道吗,他们......” 

男孩儿气红了脸,向着旅者源源不断的发泄着,旅者只是默默的听着,听着。 在等男孩儿发泄完毕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小时。旅者将加了冰的橙色果汁推到男孩儿的面前,告诉他说,

 “渴了吧?喝点水歇会儿吧。”

 “.....好。” 

男孩儿拿起果汁,盯着快要化掉的冰块,又将这冰冷的甜美饮品送入口中。甘甜霎时溢满口间,男孩儿一脸心满意足。在他重新开口时,旅者却伸手堵住了他的嘴。 “停。你讲了那么久,那就轮到我了。轮到我、来跟你讲故事了。” 

TBC 


The second chapter|讲故事 

年幼的王女,因为国王的早逝而登基成为了女王,开始了暴君政权。她拥有父亲留下的强大军队,她的巫师甚至帮她唤醒了沉睡中的恶龙,来协助她统治这个王国。 

一个半吊子占卜师的好友们,受不了女王的暴政统治,而准备组织人民起义。他们成为了人们眼里的勇者。但是占卜师预言到了结果,占卜到了起义终将会失败。如果他不干涉,那么他的好友们将被砍下头颅,挂在王国的城门上示众;而干涉后的结果,则好友们都能活下来,也能避免被砍去头颅。 

占卜师告诉了好友们预言,救下了这几个未来的英雄。但是因为他的干涉,而导致屠龙计划败露,导致女王的大发雷霆。女王向恶龙下令,让它屠掉这个村庄的居民,恶龙照做了。第二天,这个村庄被猩红洗刷。

占卜师付出了代价。 他们失去了起义君伙伴,他们气愤极了,他们准备去屠龙。可占卜师在他们前去屠龙的时候又再一次占卜到他们将会失败,并且会全灭,并且屠龙不会成功。不干涉的话。将失去自己多年交情的挚友,并且屠龙将以失败收场,而且干涉能帮助击杀恶龙,还可以救下其中一个朋友。占卜师想都没想便马不停蹄的赶去屠龙战场。 

去到那时,龙已经鲜血淋漓。最后预言中的伙伴被他救下,并且两人合力击杀了这条无恶不作的巨龙。取下了他的首级,带走了他的龙血。可他救下的好友却因伤势过重,而自己也是屠龙的参与者而遭到通缉,最终失血过多而亡。

 占卜师又一次付出了代价。他最终谁也没有救下。他又伤心又气愤,但他只能逃亡,无休无止的逃亡下去。

因为女王变得更加疯狂了,因为恶龙遭到屠杀,而国民将不再那么惧怕她,她害怕极了,怕极了自己的王权被推翻,自己被从这历史上抹灭,自己刚建立的王朝将被覆没。不!她不要!所以她疯狂了、她疯狂的让自己最得力的将军镇压那些暴动的人民,只要一有不妥就下令屠杀,甚至那些无辜的生命也将被牵连。她还派了她另外一个将军,去追捕逃犯——那个占卜师。

 可追捕占卜师的将军,尸体却被发现在一间木屋里。他的心脏被贯穿,而女王毫不犹豫的讲罪名判给占卜师。 

因为他是来追捕他的啊,所以只有他才会杀了他啊!女王撕心裂肺的吼着,泪水夺眶而出。所以占卜师背上了另一个罪名——刺杀将军之罪。 

占卜师真的太累了,太累了,太累了。他不想再逃下去了,他真的累了。在他将要自杀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发生暴动的村庄。那些没有受过的村民不可能敌得过训练有素的军队,占卜师偶然的一次占卜让他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他占卜到了一个孩子,可以拯救这个世界的孩子。如果他不去找他,这个孩子会受到暴乱村民的牵连而死,如果去找他,那他将推翻女王的我暴政王权。 占卜师当然是去找他了。他找到了那个孩子,告诉了他自己的经过,并决定保护他,躲过军队的屠杀,让他活下去。 

“而这个占卜师,就是我。”

 “而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TBC 

The third chapter|代价 

男孩儿吃惊极了,他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那个推翻王权的孩子。此时木门阻隔着的外界已是硝烟四起。噪杂,杂乱。旅者揉了揉眼睛,将坐在身边的孩子抱起,急匆匆的冲进酒馆的杂物间。

 “你在这儿,藏好,别动。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不要害怕,不要看。别让人发现了。” 

男孩儿颤抖着点了点头,旅者在结局到来之际在最后一刻拥抱了这个孩子。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轻轻告诉他。

 “我说的这些,你听好了,也记好了。” 

“你在未来,一定要推翻女王的暴政。没有了占卜师的日子,你要变强。在推翻王权之前,绝对不要有任何想死的念头。” 

“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啊,你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儿。” 

“一定要坚强啊。”

 “这里的人民都需要你的拯救——你会成为这儿的英雄。”

 “那可气派极了。和我这个胆小鬼可不一样。” 

“所以记好了。” 

“他们快来了。你记得闭紧双眼,不要看,不要被发现。你是最后的希望了啊。”

 “在声响停止后,赶快出去,他们会烧了这儿。”

 “你不是说,你是个大人了吗?那就坚强起来吧。努力吧,勇敢吧。”

 “让我看看,你成为大人的样子吧。”

 “虽然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但你一定要,去推翻她的王权啊。” 

旅者在最后将斗篷盖在男孩儿的身上,最后一次摸了摸他的头。他在离开前用口型告诉了男孩儿。 

「活下去。Lolo。还有,再见了。」 

男孩儿闭紧了双眼,他的眼角流下了泪珠,他害怕极了。他抓紧了旅者的斗篷,让自己尽量不要去听那些。 

噗嗤。 

血液喷洒的声音,他好奇地睁开了双眼。他从缝中望见旅者的尸体被砍成两半。血液四溢。 过了一会,军队走了。

男孩儿记住了这个金发的男子,这个杀了旅者的凶手。 他轻轻地打开了门,逃离了这里。

 •

 “明明我才是真正的胆小鬼啊,占卜师先生。” 

“您才是,真正的勇士,真正的勇者啊。” 

一位青年站在一个寒酸的坟前,将手中的花束放在他前面。 他的头发仍然是那样艳丽的玫瑰红,他的双眸仍是那样的清澈。

 “我现在,要去推翻王权了。” 

青年拔出腰间银色的利刃,美丽而繁重的手柄被握在手心里。紧紧的。不曾放下。

 “祝我好运吧。”

 “还有这个,送给您。” 

青年从麻袋里取出一位顶着金发的男性头颅,上面两个标志性的虎耳朵引人瞩目。

“虽然是钻了空档,”

 “但我为您报了仇,答谢您救我之恩。” 

“与您所给予我的期望。” 

“再见,占卜师先生。” 

END


——————————————————————
过会可能要放设定表【虽然感觉正剧没人看简介也没什么意义qwq

画了苹果联邦那套最美医生√【是这名字吧
之后方便的话就撸一只灰鸦凑个医生组x
大概设定是被洗了脑的医生这样子x

摸了一只女神sin×
真的不怎么会画尾巴×
p1扫描p2原图

梅丽雅的日常(?)


#ooc有
#私设有
#超短短篇
-
殷红血液散落满地,长时间的弥留在木质木板而留下暗红色的印记。

挥手甩去满手的血红,散落满地的红点滴滴答答。

支起身子,并不长久的战斗并为让自己感到一星疲惫。

仰面倒下的对手与自己形成的对比堪比天地之差,眼里还写满愤怒与不屑。

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年,少有的透出一片仁慈。

“辛巴,你输了。”

弯腰捡起地上仍然泛着微光的锚,还有着象征着王者的金黄。

“不错的武器,它叫黄金之锚对吗?我记住它了。”

甩手一扔,稳稳的扣在木板条的衔接裂缝中。

伸手拉起不服输的敌人,转身执起靠在墙边的战枪,踩着自己鞋底足足有五公分高的长靴离开战斗之地。
-
「您又赢了。我尊敬的主人。」

无尽之塔的塔顶,是梅丽雅的住处。

算不上极好,但对于容易满足的梅丽雅来说已经足够了。

擦拭着闪着光芒的战枪,听着战枪的英灵如此说着。

“我无时不刻都在奇迹你居然是个男性。”

面无表情的说着,英灵只是报以微笑来回复。

下了战场的女武神,就如同温婉的女子一般温和又平易近人。

这是谁都想不到的。

「主人最近,好像变美了呢。」

“如果只是在找话题的话,你其实可以闭上嘴的。因为我不会把你当成哑巴。”

英灵耸了耸肩,微笑着抬头望向远方。

那是天与地的交界线。

没有亮起的一点白光,夜还很深。

深蓝色的夜空与海面融合成一片,装饰奇特的酒馆渐渐亮起灯光。

航船上的船员陆陆续续地走进去,嬉闹声仿佛在这儿都可以听得见。

梅丽雅只是叹了口气。

宝石般坚定的水蓝色双眸藏在眼皮底下,英灵莫名一种想要掀开它的冲动。

他感觉主人的眼睛,是那么的美。

梅丽雅突然睁开双眼,近在咫尺的修长手指不用想就能猜到它的主人。

梅丽雅将擦拭的已经足够干净的战枪甩开,天上亮起一星一点的白点仿佛可以照亮万物。

还真是数都数不清呢。

梅丽雅这么想着,闭上双眼想让自己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明天还有各种不同的敌人,还有那个不服输的小男孩。

“呵。”

梅丽雅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迎来的只有战枪的英灵不解与诧异的神情。

「主人?」

梅丽雅摇了摇头,英灵也自然闭上嘴的。

该睡了。

梅丽雅自我催眠到。

-END

—————
小新手来报个到,幸好这边人不多想放啥放啥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