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煮茶.

纵身跃入星空葬礼。

话废不太会讲话,如果能够明白我的想法真的是太好了。
偶尔撸图,画风常变。
咸鱼。
BG小战士/男你/男神x原角重度沉迷者。

【奇迹暖暖乙女向】占tag致歉

虽然我没什么人气至今也就写了一篇文...

但我还是想问问有没有小姐姐点梗qwq

NPC套装都可以,我挑几个尽量写qwq

【奇迹暖暖乙女向】落花处纵横黑白。

*ooc

*文笔辣鸡

*我终于坚持不住下手了 只有祝羽弦一个人

*标题是我瞎起的

*试水 以后会努力更好

*乙女向 乙女向 乙女向 不接受请不要进入


/


▶︎祝羽弦


南境的风无论是什么季节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像是永远萦绕在春天中途的温热的风一样,它会跃进祝府的后院,卷着花香从凉亭的空隙里钻过。你顺了一下被风吹起的发丝,指尖上的白子顺着弯曲落进了掌心。祝王又是笑得那样漂亮,枕入万千春色的浅色双眸微微眯起,光彩被拉得狭长,你顺着他的视线随着半阖起眼。


春风又卷落了一片花瓣,落在你的裙摆旁。


“若是我乐意亲夫君一口,不知夫君是否乐意当即认输呢?”


就像是早就知道了结局一定会被拒绝,你的声音慵懒而满不在乎,就像是随口一句调侃,在春风里像是沾上了花粉一样馨甜。他的笑容总是那么令人琢磨不透,像是藏在白帘后垂帘听政的执政者,白布堪堪掩过他的神情,只要他一言不发,就摸不透他的想法。


“夫人若是再不落子,我就要再下一颗了啊。”


哼。


你把白色的冰凉瓷珠随意扔到黑白交错的棋盘某一个交点上,而他就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甚至是有些着急的笑出了声,在棋子刚落上交错的十字点的时候。他挑了一颗黑子,抬眸瞧你。


“倘若祝某现在亲夫人一口的话,夫人能心甘情愿认输吗?”


他的黑子又落在已被黑白腐蚀的冰凉棋盘上,你一瞥负千斤重般乖巧的躺在石桌上的棋盘,黑子就像雌伏在棋局里的猛兽,而白子是死期将至的可怜白鹿,被咬断了矫健的四肢,此刻不得不蜷在白色的野草地上低声呜咽。你皱了皱眉头,事已至此,棋无论落在哪儿也一样了。


“当然不能。”


你的白子躲在角落边还未被野兽侵占的一块净土里,此刻棋局上突然多出来的白点像是本被母鹿拥护的幼崽一般无依无靠。


祝羽弦却突然伸手托住自己的脸,指节覆在双唇上,细长的睫毛拢起浅色的瞳眸。风卷落了淡色的花瓣,落在了他盖着灰色长袍的肩上。你顿了一下,稍微研究了一下局势,这颗子确实没什么实际意义,就像是执棋者随意扔在棋盘上一颗可怜的废子,而事实正是如此。


他突然间露出了笑脸,手指捻起一颗黑色的棋子,落在了你的白子旁。而后他伸手覆向白色的瓷珠,你大抵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所以你不甘心一般闭上了眼,依他的话来说,像是不服输的英勇女兵站在敌军的断头台下。


哗啦。


收棋的声音一点一点流入你的耳蜗里,混着淡淡的花香,哪怕双目前一片黑暗,你也能找到面前的光明吧。收棋的声音停了,你还没有睁眼,只是伸长了手。


而后指尖触及一片温暖。


祝羽弦的指腹总是温暖的,十指相触的温热总是让你贪恋,你的手又贴着他的手更紧了些。


“走吧,回屋里吧。快变天了。”


你睁眼,他的笑容还是那么云淡风轻,而对你的爱意也丝毫不褪。就像是开在枝头摇曳的淡色花朵,虫蝶亲吻它的花瓣,而它带给它们最甜馨的蜜糖。



你们相望无言,良久他才再开口。


“实际上啊,夫人刚刚那一步走错了。”


黑白交错,棋盘上纵横十九折,而成败已成定局,又怎会有翻盘之法?


“倘若夫人方才要是真亲我一下,我真的会认输哦。”


他的手指顺进你的指缝,十指相扣就像永远也解不开的同心结。


你愣了一会儿,


“无所谓啦。”


你的手捻去祝羽弦肩膀上那瓣跟了他许久的花瓣,起身垫脚去够他俊俏的脸庞。而他顺从的矮了身子任你在他的耳鬓厮磨,在他漂亮的容颜上落下一吻。


“也是。”


他轻笑。


“反正输赢你都是我的。”


-TBC


其实这篇写完好久了

本来想凑多几个角色一起发结果我发现除了祝王其他人我一概不知道从何写起(安静

欢迎捉虫

是文艺三十题前十题

整理一下存在贴吧的图来老福特一放

老福特只能放10张图emmm


都是灼热 设定比较清奇(大概吧

想起自己应该来老福特更新一下

一些鱼
私设性转出没注意

送同学的
小乔是真的很可爱了

占TAG致歉

想请问一下,武战道贴吧是否禁止男神x你?
因为在贴吧没有找到相关的疑问楼,就来这边问问了_(:з」∠)_